黄版本快手app普通版

灵枢皱着眉头在配药,他将一味药抓起又放下,最终又将那味药放了进去,而后命身边的徒弟把整剂药拿去煎了。

郁梦离推门而进,灵枢问道:“世子怎么得空来呢?”

“来看看你的药配的怎么样了。”郁梦离答道。

灵枢轻叹一口气道:“这一场瘟疫来得凶猛,京城里已有半数人感染了,方子我还在试,不过心里已大概有了数。”

郁梦离点头道:“你要是解决了这一场瘟疫在皇上的眼里怕也是立了大功了。”

“我倒不想要什么功劳,只是对他所作所为有些寒心。”灵枢轻叹一口气道:“一个心里不想着天下百姓的君主,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君主。”

郁梦离的眸光深了些,他轻声问道:“谨相的身体最近怎样?”

“身体恢复的不错。”灵枢笑道:“她那样的身体还是猫在屋子里静休比较好,还是世子聪明,想出了那样一个借口。”

郁梦离淡淡地道:“这一切都是她的主意。”

灵枢的眸光深了些,他轻声道:“这几日世子没有去看谨相吗?”

“我心里堵的慌,去见她几次,总觉得亏欠她太多。”郁梦离缓缓地道:“实不忍心她再像男人一样在朝堂上拼杀,却偏生又没有能力保她。”

灵枢笑道:“世子想得太多了,谨相不同于一般的女子,再则世子也为她做了很多,只是朝堂如今四处风云起,很多时候终有力不能及之时。面世子之才,天下无二,这一段分别只是短暂的。”

美女走在乡村小道上

“她昨天跟我说她想喵喵了,可是喵喵还小,我却不能带着喵喵去看她。”郁梦离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灵枢的眸光深入些道:“这事终是不能急,过段时间总有机会。”

郁梦离嘴轻轻的张了张,终是没有再说话,灵枢轻声问道:“世子来找我想来还有其它的事情。”

郁梦离点头道:“你把治瘟疫的药方给我一张。”

灵枢将手中的药方递给郁梦离道:“方子的药性可能还稍微有点烈,世子小心用。”

郁梦离看了看那张药方后道:“我病了多年,有真有假,到如今也算是半个大夫了,到如今倒盼着天下人身体都好好的,没有病痛。”

“生老病死是人之常事。”灵枢答道:“天灾也不能解除,但是*终究是能避免的,太平世界里人的生老病死是常态,而如今却是成了*。世子这分体恤百姓的心思,往后定也能给百姓带去安宁的生活,这是百姓的福气。”

“灵枢的话说的倒有几分官腔了。”郁梦离笑了笑道。

灵枢看着郁梦离眸光深了些,低低地道:“在我的心里,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比世子更能胜任那个位置。”

郁梦离淡淡地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我所做的一切盼的也不过是妻儿平安罢了!”

郁梦离拿到药方后命郁北去各药店里抓药,郁北应了一声,郁梦离想了想后指着方子上的几味药道:“你命人将这几味药把京城里现有的药全部抓来。”

郁北微愕道:“世子要这几味药做什么?”

郁梦离的眸子里有了一抹幽深,他淡淡地道:“自然大有用处,你去做便好。”

郁北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,郁梦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:“但愿一切都来得及。”

北王自从玫瑰摔下山崖失踪之后,心情就极度的忧郁,他看到京城里那些四处被人追杀难民,心里却还是升起了怜悯之心,不想进宫向天顺帝求情,天顺帝却拒而不见。

北王的眸子里满是忧郁之色,他虽是天顺帝的叔叔,却因为年纪相仿两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,在他的印像中,天顺帝虽然多疑却还算是一个仁德的皇帝,虽然手段狠厉在他看来那些也不过是帝王之术罢了,这些年来他一直避开天顺帝的锋芒,做一个中庸的亲王。

可是随着这几年京中风云四起,整个苍澜王朝处处都透着杀气,危及到了苍澜的根本时,他才发现天顺帝这个皇帝远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好,严格的算来,甚至是个不及格的皇帝。

北王的眸子里忧郁浓浓,他能大概猜得到天顺帝不愿意见他的原因,他看着庭前的落花轻声道:“苍澜有难了!”

他此时的心情坏到极至,一时间却也没有解决之法,门房来报:“王爷,兰陵王世子求见。”

北王忙道:“快请!”

郁梦离很快就走了进来,他微笑着行了礼道:“见过王叔。”

北王淡笑道: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在我的面前得着那些虚礼吗?”

郁梦离看着北王道:“王叔最近瘦了不少,可是在想玫瑰婶婶?”

北王轻笑着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一拳,却苦笑道:“也不知她如今的生死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她的尸体,我总能安慰自己她还活着。”

郁梦离看着北王憔悴的面容,他轻声道:“雪化后王叔还有去过那片山崖吗?”

“去了。”北王答道:“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。”

郁梦离安慰道:“想来她是被人救了,也许撞到头失了忆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北王轻斥道:“我倒觉得是我以前亏欠了她许多,她早已怨上了我,所以不愿见我,就一直躲我躲得远远的,人啊,总是要等到失去之后才知情深!我真是后悔这几年一直忽略她的感受。不过如今想来,她活着总归是件好事,也许有一天她原谅我了能回来看我一眼,也好过她永远的离开我。”

郁梦离笑道:“皇族中人,没有几人能有王叔的风流与长情。”

北王轻笑道:“这段日子我一直为自己的事情发愁,也没有过问你的事情,听说你已经做父亲了。”

“嗯,云裳替我生了一个女儿。”郁梦离的嘴角满是笑意道:“明达得空可以去看看。”他私底下极少称北王为叔,常直唤北王的名字。

北王微笑道:“生女儿好,不管是像你还是像云裳,都是绝色美人,再加上你的教养,想来长大后是个才貌双绝的佳人。”

郁梦离掀了掀眉毛道:“明达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笑话我!等你把玫瑰找到了,让她一口气给你生上三个孩子,让你好好尝尝做父亲的滋味。”

北王哈哈大笑道:“那敢情好,把我以前失去的全部补回来。”

他这样一笑,郁梦离不知怎的就觉得有些心酸了,他轻声道:“我也让我的人四处去找玫瑰了,明达的愿意很快就能达成。”

北王爽朗一笑道:“那么这件事情就辛苦阿离了。”

郁梦离笑了笑道:“王叔在担心这些事情的时候,也该好好想想即将到来的麻烦。”

北王微愕道:“什么麻烦?”

正在此时,管事走进来道:“王爷,童嫔娘娘求见。”

“童嫔?”北王愣了一下,想了好半天后终是想起童嫔是何方神圣,他想了想后道:“先请娘娘在花厅稍侯,本王马上过去。”

管事就了一声便退了下去,郁梦离看着北王道:“明达,这个女子狠毒,又是从你这里出去的,你可得小心应对,若是应对不好,恐有生命之忧。”

北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他知道郁梦离素来不会胡说八道,这样说一定是有原因,便又问道:“你方才提醒我的灾难该不会就是指的那个女子吧!”

郁梦离轻声道:“她是什么人,王叔再清楚不过,而当日她进宫却非她所愿,心里难免会生出其它的念想。迟些她不管对王爷说什么,王叔都只能答应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北王微眯着眼睛道。

郁梦离看着北王道:“因为她这一次来是代表皇上来的,她的意思就是皇上的意思。”

北王的眸子里有了几分疑惑,他看着郁梦离道:“难不成她让我杀人放火我也做不成?”

“是的。”郁梦离轻声道:“皇上的心思,明达心里也是极为清楚的,你没有更多的选择。”

北王的眸光幽深,却又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来。”

郁梦离轻轻点了一下头,北王起身去了花厅,郁梦离却轻轻叹了一口气,天顺帝看起来极为精明,似乎深谙帝王之术,实则却因为太过疑心,注定会众叛亲离。

郁梦离知道北王对天顺帝一直都算是极为忠心,若不发生大的事情,北王是永远也不会背叛天顺帝,而即将发生的一切,只怕会让北王对天顺帝心寒。

郁梦离小口的喝着茶,他的心思自从他和明云裳数度遇险之后就有了改变,满朝文武中,他最不愿和北王为敌。他因为特殊的身份,在京中几乎没有朋友,而皇族这一堆人中间,唯有北王对他最为友好,将他当做是朋友。

北王生于帝王之家,虽然深谙权谋之术,却有一颗最为温柔的心,杀伐之事于北王常是难事,这样的一个人竟也让天顺帝猜疑。郁梦离的心里有了一抹淡淡的悲伤。

他一个人喝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茶,北王终是寒着脸回来了,他一回来,便一拳重重地拍在桌上道:“岂有此理!他连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,这不是让天下的百姓离心吗?”

郁梦离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反应,当下轻声道:“明达可想好要怎么做吗?”

北王的脸色极度不好看,那双儒雅的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悲伤,他长叹了一口气,却似又想起了什么,终是问道:“听阿离的口气,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?”

郁梦离笑了笑,北王又问道:“阿离是如何得知的?”

郁梦离缓缓地道:“明达可记得去岁冬狩之事?”

北王的眸光深了些,郁梦离轻声道:“明达当日曾认为是因为皇上看上了云裳,中间又有明云端的事情,所以我曾拜托明达帮我拖住皇上不让他见到云裳。如今也可以明白的告诉明达,这中间除了这一层之外,还有一件事情,皇上大致猜到了这件事情,是我拖累了明达,让明达趟这趟浑水。”

北王皱眉道:“你不要岔开话题。”

“我没有贫开话题。”郁梦离轻声道:“若不是因为我和云裳的事情,断然不会让明达让皇上心生猜疑,而让明达如此难做。”

北王瞪了他一眼道:“我要听的不是这个!”

“那是哪个?”郁梦离问道。

北王愣了一下,半晌之后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,然后轻叹道:“你……”

郁梦离缓缓地道:“对我而言,最重要是这件事情,细细算来,是我把明达拖下水的。”

北王怒道:“什么拖不拖下水!他已有后宫三千,又岂能再去肖想你的妻子。再则这一次的事情他做得实在是过份了,他竟让我去将城外的那些难民全部都杀了,这是要置我于死地,方才去的时候若没有阿离的嘱咐,我只怕当场就会发作。那个明云端,当真是下贱到极致!”

郁梦离听到北王的话微惊,北王素来是个谦谦君子,几乎从来不骂女子,此时明云端惹得北王这样的评价,只怕是惹得北王极度不快了。

北王又咬着牙道:“本王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不要脸的女子,居然,居然……”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,脸已经有些红了,明云端已觉得在天顺帝那里危机四伏,竟还想傍上北王,今日竟还敢威胁北王。

郁梦离听到北王简短的几句话,已能隐隐猜到明云端对北王说了什么,当下忍不住掩唇轻笑。

北王瞪了他一眼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!”

郁梦离将笑意隐去后问道:“事情摆在面前,明达想要如何应对?”

北王看着郁梦离道:“阿离今日来找我,想来是想到了化解之法,你纵然对你为何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避而不谈,但是我信你没有害我之心。这件事情我一时间想不到化解之法,阿离想来是有的。”

郁梦离看着北王道:“在明达的心里,是信我多还是信皇上多?”

北王没料到郁梦离会这样问,顿时呆了一下,他的眸光一片幽深,聪明如他,自能听出郁梦离这一句话里隐藏的意思,他看着郁梦离道:“阿离,你该不会……”

“有何不可?”郁梦离打断他的话道:“这些年来你为了苍澜王朝费尽心力,可是你得到了什么?除了猜疑之外,他又给了你什么?”

北王的眸光深了些,郁梦离轻轻叹了一口气后道:“我也算安份守已,因为一直顶着那个预言,受尽了折磨,他如今看起来对我不错,可是暗地里却想抢走我的妻子,想将我调到南方,他为的是什么王叔也能猜到。这样的人,值得我们如此忠心吗?”

北王的眼睛轻轻合了起来,郁梦离缓缓地道:“明达对他也算是极忠心的,这一次他却也想要明达的命,明达的心里难道没有一分其它的想法吗?”

“自是极为难过。”北王幽幽地道:“只是我想过很多人会对他生出离心,却没有想过阿离也会对他生出离心。”

“我所求的,不过是一家平安罢了。”郁梦离看着北王道:“一个男人若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的话,也不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北王轻声道:“阿离,你让我再好好想想。”

“嗯,明达好好想想吧!”郁梦离轻声道:“只怕他不会给你想太多的机会,已有一把刀子悬在你的头上,只要你稍微有些不对,那把刀立即会落下来。”

北王的眸光深了些,郁梦离又道:“其实对我们而言,是没有太多的选择。”

北王站在那里不动,郁梦离轻轻施了一个礼便缓缓朝外走去,眼见得郁梦离走到门坎边时,北王终是唤道:“阿离,除了保护自己的妻儿,你就没有其它的想法吗?”

郁梦离轻叹道:“我若说我完全没有其它的想法,明达想来是不信的。而我这一路走过来的时候,心情和想法也确实有了变化。”

“你倒是直白。”北王浅笑道: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明达这样问是明知故问。”郁梦离微笑道。

北王也笑了笑,郁梦离轻声道:“只是我想要的终究只怕和明达想的有些不同。”

北王的眸光深了些,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这个样子,实在是不太像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郁梦离。”

郁梦离的眸光深了些,北王又道:“不过我倒是很喜欢你这样的变化,阿离,你成亲之后变化实在是有些大,明云裳很有本事,改变了你很多。”

郁梦离淡然一笑道:“嗯,有了她之后,我就需要把事情想得更远一些。”

北王缓缓地道:“阿离……”他的话说到一半却又不知道该如怎么说下去,他迟疑了半晌,却把手伸了出去。

郁梦离看到他的样子笑了笑,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,也将手伸了出去,然后紧紧地握住了北王的手。

北王嘲他苦笑了一声,他也笑了笑,有些话不用说两人都明白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有奖征集长评,要求:支持正版,认真看文,字数五百字以上,奖励20—100个币,喜欢这本文的亲们不要吝啬你们的留言,超级大么么!

推荐偶自虐的新文《悍女妖妃》,轻松愉快的爽文,很多作者一开文就几百上千的收藏,偶的新文凄凄惨惨,亲们忍心么?忍心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