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色世界app最新版本安卓版

夜魅被堵得哑口无言,催着儿子回家。

“今天老师给家长打电话,你没有去。”兰庭小屁孩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严肃,双手环抱胸前,气势足足的,哪里像闯了祸的孩子,反而像是教训家长的孩子。

童璐看得稀奇,一直觉得像也没那样沉肃妩媚的御姐,应该是个虎妈妈,没想到在儿子面前,反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尽是讨好。

“下不为例,OK?”

兰庭面无表情的收拾起拼图,变扭的哼了声:“看你表现。”

他背起小书包,系好有些散掉的鞋带,起身,揉揉姗姗的小脑袋:“走咯~~”

童璐看着一大一小母子俩,笑了下,好奇怪的相处模式,冷家的孩子是不是都可以无法无天的宠呢,而且冷家流行婚前子?

夜荣家的小夜是这样,夜魅家的兰庭是这样,就连亡夫的姗姗也是这样,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姗姗的亲生母亲是谁?

恰好小叔换了休闲装走下来,她问及这个问题。

“怎么,想把姗姗交给她的亲生母亲,以后过新生活?”

“我哪有那个意思?我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“真的只是随口问问?”冷夜谨居高临下看着她,似要看穿她的心。

甜美少女纯情私房清丽脱俗

“当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我早就把姗姗当做了亲生女儿。只是你们家的婚前孩子实在太多了,怎么都不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呢?姗姗的生母,也去世了吗?”

“没有,她不要孩子!”冷夜谨讽刺出声,对她却脸色缓和下来,一整衣襟:“陪我出去散步,今天心情不太好。”

童璐连连摇头,嫂子和小叔散步?那画面太美,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。

冷夜谨深目一拧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霸道不容置喙:“不去也得去!”

“喂喂喂,我真的不想和你一起散步。”

童璐被冷夜谨强硬拽出门,冷夜谨闻言一把松开她,抱起在庭院里玩的姗姗,嫌弃的眼神一掀:“谁说我和你散步?我和姗姗散步,你负责照顾她!”

“……”呃,是这个意思?

童璐的脸颊有点臊。
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幽静的庄园里,几百年的古树也郁郁葱葱,一男一女的影子拉得斜长,还有个小孩影子夹在中间,童璐注意到这一点,好有感觉,像一家三口,脸更臊了。

她刻意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,不想想入非非,闲聊起自己将来的职业规划。

这个国家毕业的学生,同样无外乎两条出路,从商或者从政,不过政商又不严格分开,很多政客,同样也是显赫的商业大户,就像是总统,任期满了,也可能会重新回归商人的身份。

她现在有机会去第一夫人办公室实习,但不可能一辈子在政府部门工作,每一界总统上任,都会更换自己的班底,就算二叔有幸连任两届总统,她最多也就在二婶手下干八年而已,至于她终生的职业规划,冷夜谨比她年长六岁,视野比她广阔得多,她想听听小叔的意见。

她满怀期待,但是,冷夜谨只淡淡的说:“你在家相夫教子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童璐盯着地上的影子,她好不容易转移了心思,白费了~